欢迎访问[仪征党校] 今天是: 2018年12月13日
天气预报:
 
 
 
 
你当前的位置:调查研究  


从家庭发展视角看社会保障体制创新——基于仪征家庭发展能力的调研与思考

来源:仪征党校 时间:2013-07-11
 

  随着社会的发展,现代文明的冲击,使传统的家庭结构正逐步走向解体,由几世同堂缩小到核心家庭甚至单亲家庭、丁克家庭,其所承担的许多职能为社会保障所替代,但总体而论,家庭保障仍然是社会成员一生中的重要保障机制。因为从我国国情来看,对青少年、儿童的哺育,对老年人的赡养,以及大部分生活服务的提供,仍然主要由家庭来解决。家庭作为初级的社会控制机构,其安全保障作用是其他任何社会控制手段不能也不应代替的,家庭的健康与稳定成为社会健康与稳定的前提。所以,促进家庭健康发展,将社会保障体制纳入家庭视角,是当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一、家庭保障功能的发挥极其动因

  (一)传统家庭文化影响深远。在我国传统社会中,由于家庭文化的盛行,人主要是作为一个“家庭人”而存在,对于面临的生、老、病、死风险,通常家庭成员会在第一时间提供的物质保障和精神慰藉。由家庭文化衍生出来的邻里文化、宗族文化,也是我们东方“大家庭”文化的一大特色,在家庭个体遭遇天灾人祸时,宗族同舟共济,邻里守望相助,乡党慷慨解囊,这些来自于大家庭的补救和扶持力量,弥补了官府衙门等社会保障组织的不足。另外,国家通过举孝廉、赐帛等制度对这种家庭保障体系进行正面引导,把宣扬家庭伦理作为治理国家的基本手段,即“以孝治天下”,这为家庭保障提供了坚实的社会文化背景。可以说,在我国传统社会中,家庭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文化因素,家庭保障是最基本最常规的保障模式,是中华民族根本的文化特征之一,家庭保障尽管伴随着朝代的更替和社会政治制度的变迁,家庭保障的具体形式有过变化,但是它作为一种文化理念,始终与我们民族共存。

  (二)西方“无所不包”的现代社会保障体制面临严峻挑战。在当代西方社会,各种社会化福利、保险、救济项目十分完备,共同构成了庞大的现代西方社会保障体系。社会所有成员,不管其是否具有劳动能力,都能够通过社会保障来保证其基本生活水平。西方国家政府除了向民众提供教育、医疗等基本保障之外,还提供长期失业救济、高额养老金、悠长假期等一系列高水平的社会福利,由于政府的“大包大揽”,导致西方家庭保障功能和家庭责任感不断被削弱,民众普遍缺乏积极从事社会生产、创造社会财富的动力,进而导致经济的不断衰退。但是高福利已经成为西方政党取悦选民的工具,所以西方国民福利日渐水涨船高,一些国家的财政开始严重的入不敷出,寅吃卯粮,财政赤字,债务危机首先在西欧国家爆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洲经济增长放缓,政府债务问题开始暴露,失业率也长期居高不下。2010年,西班牙失业率高达20%,葡萄牙、希腊、爱尔兰失业率均超过12%。反思欧洲高福利社会制度数十年发展演变与目前遭遇的困境不难发现,这一制度带来了经济低迷、赤字高涨、税收下降等一系列弊端,过高的、脱离经济发展实际的社会福利制度必然导致经济衰退。

  (三)从我国的现状来看,我国社会保障水平总体不足。由于地缘广袤,人口众多,加之经济发展水平限制。国家财力有限,尚无法全部承担起社会养老、医疗、救助等责任。社会养老一是指国家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城乡居民承担养老金:二是国家投资兴办福利院、老年公寓等福利设施。在我国目前城乡均已快速步入老龄化的严峻情况下,经济发展还不能提供足够的财力物力来开展社会养老。许多人在谈到应对老龄化问题的时候,总是强调社保基金的重要性,似乎只要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建立起来,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问题是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如此强大的财力做后盾,以至于应付起这些问题来总显得捉襟见肘、顾此失彼。可以预计,尽管我国经济近年来保持了持续猛增的势头,但在未来二三十年后老龄化高峰之时,我国仍不太可能积累出足够的财富来对付老龄危机和各种社会问题。那么,作为非正式制度的家庭保障由于具有低成本和稳固性的特点,使得其在现代社会不可须臾或缺,至少应成为重要的支点和补充。

  二、仪征家庭发展能力的弱化其形成原因

  由于人口的迅速老化、社会的急剧转型、经济的飞跃发展以及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使家庭的生育能力、赡老育幼及教育能力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而不得不向社会转移,继而呈现出弱化的趋向。

  (一)人口老龄化的迅速到来,使得家庭养老背负重压。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当今世界的普遍趋势。而在我市,人口老龄化问题尤其严峻,据统计,目前我市60岁以上年老人口达105596人,占总人口的18.65%以上。按国际通行标准,我市人口年龄结构已进入老年型。另据预测,到2050年,我市总人口将达到56.6万,其中劳动年龄人口38.5万,60岁以上老人为13.2万,占总人口比重达到23.5% 。在这种不健康的老龄化的严峻形势下,在目前各种社会保障体制尚未健全的情况下,作为社会基本单元的家庭就无可避免地承担起养老保障责任。但是随着家庭养老负担的日益加重,政府要加快建立健全各种养老保障体制。因为,家庭问题的社会化和社会问题的家庭化从来都是互生一体、难以截然分开的。

  (二)家庭经济压力与日俱增。本次调查中,在“家庭压力最大的支出项目是?”的选项中,46.8%的家庭选择了“住房支出”,另外有32.4%和19.2%的家庭选择了“子女教育”和“医疗支出”。住房、医疗、教育等开支的持续走高,给普通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仅住房一项,从2006年至2012年,我市的平均房价由2300元上升到4600元,而人民工资水平远远赶不上房价攀升的速度。在子女教育方面,由于子女数的减少与父母对子女期望上升的双重作用下,父母加大了对子女的投资,儿童抚育的成本日渐上升。以托幼服务为例,由于托幼机构收费过高,服务时间过短等问题,没有体现对弱势家庭的扶持,无法满足部分家庭的需求。在医疗开销方面,由于现在不少单位已经退出了老人经济和医疗的福利供给,而社会保险制度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或者保险的待遇过低,这样一来,家中老人的医疗支出就大部分落到了家庭个体上。另外,工作压力的与日俱增和劳动权益无法保障也使家庭陷入困境,调查中,在“你现在所在的单位有没有落实妇女产假?”的选项中,12.8%的家庭选择了“没有产假”,另外有23.4%和26.8%的家庭选择了“产假少于98天”和“产假达到98天但没有落实晚育假等额外产假”,除此之外,频繁的加班和应酬也使很多父母疏于与子女的交流。

  (三)家庭结构的小型化使得家庭功能弱化。1、核心家庭父母照顾子女压力过大。在传统三世同堂的大家庭结构中,家中长辈在赋闲在家,可以承担起家务劳动、照料儿童的职责,家中的长子、长女也承担的照料弟妹的职责,家庭成员之间分工明确,相互补充,家庭功能相对完善。但随着计划生育的推行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家庭规模日益变小,据调查,我市核心家庭占全市家庭结构50.61% ,平均家庭规模由2000年的3.14人,降至2010年的2.72人。三口之家成为社会主流家庭结构,因此养家糊口、照料子女的重担都压在了年轻夫妻的身上。在调查中,不少家庭,尤其是市区的双职工家庭对年幼子女的上学接送、学习辅导等问题上感觉力不从心。2、由于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生活成本和压力越来越大。加上生活观念上的种种殊异。为避免不必要的摩擦和冲突,越来越多的子女选择代际分居。这些身边无子女共同居住,独自生活的老人就被称为空巢老人。在本次调查对象中,空巢家庭比例达到30.7%,与非空巢家庭相比,空巢家庭老人的生活往往更令人担心(比如突然生病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等),同时空巢老人的精神和心理健康问题也不容忽视。

  (四)家庭关系的平等化、不稳定化。在传统的父权制家庭中,妇女完全依附于丈夫.家庭关系呈现出亲子关系重于夫妻关系, 夫妻关系靠亲子关系维持的纵向联系。随着社会变迁,现代夫妻之间不再是人身依附关系而是平等的个体,妇女不再需要“养儿防老”.新的家庭关系呈现出重视夫妻关系的质量和夫妻感情的横向家庭关系 。家庭关系平等化的同时另一个随之而来的趋势是不稳定化。据我市民政部的统计资料显示,2011年我市办理离婚的夫妇有1079对,比上年增长了26% 。从近五年情况看,离婚人数逐年上升,平均增幅为15%,这一系列数据下面是一个个破碎的家庭。家庭关系的不稳定给儿童带来的是无法弥补的伤害, 因为家庭是满足儿童成长需要以及预防社会问题最有效的切人点。大量的实证材料证明, 在不完整的家庭环境成长起来的儿童更易发生心理失调和社会适应不良等问题,包括在学习、工作和人际交往方面的不良记录和更多犯罪和反社会行为。正因为儿童问题具有代际传播性,今天的儿童即是明天的父母。所以,家庭关系的变迁也弱化了儿童和青少年可以依赖的照顾资源。

  三、提高家庭发展能力的路径

  由于深受儒家文化影响,在新加坡、香港、台北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虽然其生活方式各有不同,但一个共同点是:重视家庭观念,家庭成员间的关系密切,社会保障水平高。这些国家和地区在把提升家庭发展能力作为促进社会保障水平提升的有效手段,将家庭保障功能与社会保障功能有机结合,实现了家庭健康发展和社会保障持续完善的双赢局面。可以说,传统的家庭文化是我们社会保障领域最有价值的资产,巩固家庭保障制度,我们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因此,政府要更加重视家庭对家庭成员的影响乃至对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在许多社会政策上要转向对家庭进行支持或投资,实施有利于提升家庭的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政策。

  (一)重建邻里文化,推进社区服务家庭化。如前文中所言,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宗族同舟共济、邻里守望相助,这些质朴的情感文化是我们家庭文化一个重要延伸。但是如今的商品住房却将人们封闭在自我的空间中,交流隔绝,人流冷漠。因此,作为家庭的集合体——社区,就有必要采取有效措施,来重建邻里文化,构筑温暖的大家庭氛围。

  社区可以通过组织丰富多彩的社区活动,如邻里运动会、社区组团旅游、社区艺术节等活动,使社区邻里之间加深了解,加强交流,让很多原本陷入城市冷漠环境中的人们,重新找回“远亲不如近邻”的温馨。

  探索社区养老模式。在家庭无力或无暇照顾和陪伴老人、以及老人本身不愿意脱离家庭到专门的养老院时,社区养老作为一种折中的方案,既很好地解决了老人无人陪伴和照顾的难题,又避免了老人的尴尬。老人白天在社区养老机构中,既可以得到生活上的照料,更加可以与其他社区老人之间找到共同语言,减少孤独感。除此之外,社区还可以定期举办一些针对老人的活动,如歌舞活动,联谊晚会,才艺展示,戏曲表演等,丰富老年人的精神生活。

  普及社区托幼机构、课后照顾服务,增加对幼托教育的投入和设置,改善幼儿服务,扶助儿童健康成长,以减轻年轻父母过高的幼托成本和工作家庭双重冲突,

  (二)保障家庭经济建安全,分担家庭风险。普通家庭现在正在承受着比以往更加沉重的经济重担。保障普通家庭的基本经济安全,建立一套以社会保险为核心,津贴为辅助,社会救助为最后一道防线的安全防护机制,应是重中之重,当务之急。目前看来,最急需的工作是在个人所得税的征收上纳入家庭视角,对抚养、扶养和赡养负担较重的家庭试行税收减免, 以减轻那些供养责任过于沉重的家庭的经济压力,保障这些家庭的经济安全。

  加强对各种特殊家庭的津贴补助,以减轻其家庭照顾负担。对于儿童家庭、老人家庭、残疾人家庭、慢病家庭等特殊家庭,是要制定津贴补助政策。通过发放儿童津贴、老人津贴、残疾人津贴、慢性病津贴等各种形式,认真解决群众家庭照顾负担重的问题。

  协助低收人家庭有工作能力者,参与劳动市场,完善失业保障制度。要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并逐年增加失业救济金,特别是要保障“零就业”家庭的基本生活,并且对失业人员免费进行技能培训,为再就业创造条件。要严格实行城市最低工资标准制和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并且要采取过硬措施执行到位。针对不同形态的家庭组成,制定

  符合公平正义的福利政策设计。不同形态的家庭、处于不同发展周期的家庭有着不同的福利需求。除了一些普遍性的家庭福利需求外,丁克家庭、单亲家庭、留守家庭等还有着特殊的福利需求。对其所享受的社会救助标准也应有相应的调整,以体现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公平性和公正性。

  (三)预防并协助解决家庭内的问题。

  针对家庭关系多样化和不稳定化的趋势,以社区为单位,开展婚姻与亲子教育课程,协助家庭成员增强沟通技巧、家庭经营能力。

  协调家庭与工作关系,以增强家庭成员责任为目的,制定实施“父母育儿假”政策。促进家庭和谐,应制定政策鼓励男性分担家庭责任,增加参与家庭照顾。制定父母育儿假,将产假的目的从保护产后母亲的健康改变到给父母提供双亲抚育子女的合法权利。

  完善各种高风险家庭支持网络,促进家庭自立和自我发展。协助单亲家庭、隔代教养家庭、身心障碍者家庭、低收入户家庭、服刑人家庭、异国婚姻家庭、独居或单身家庭(尤其是单身工作女性)、老夫妻家庭、高风险家庭等各种形态家庭自立。

 

 
  通知公告 更多>>
  仪征党校微博
 
 
 
 
 
 
中共仪征市委党校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苏ICP备13034917号  
电子邮箱:yzdxjyc@163.com 电话:0514-80855808 地址:江苏省仪征市真州西路49号 邮编:211400
苏公网安备 32108102010033号